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光阴逆旅

晚风吻尽荷花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苏州之恋-------评电影《游园惊梦》  

2015-07-15 13:57:18|  分类: 光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在苏州平江街的酒吧点过一杯鸡尾酒,名字叫做“苏州之恋”,绿绿的一杯像苏州的水,哥哥问我苏州之恋是什么味道,我说,是有点苦涩的。《游园惊梦》,可能就是苏州之恋的味道吧, 
  整个片子缺陷不言而喻,台词的生硬,一些桥段表演的过度,一些情节交代的不明(这个我不知道是否是因我看到的版本有删减)。但我还是很喜欢这部片子的。从开场的戏曲唱段就开始喜欢,从江南园林的精致背景敬酒开始喜欢,从那个年代女子的婉约旗袍就开始喜欢,从吴侬软语的苏州话就开始喜欢,从吞云吐雾的抽鸦片的美开始喜欢。 
   导演是想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是双性恋这个道理吗?所以片中同时出现了三个有双向情感经历的人物。翠花、荣兰以及二管家。我认为二管家与少年阿荣亦是有过感情的,花园里念红楼梦的场景是有暗示意味的,王妈特意强调的那句“二管家死了,阿荣哭得最伤心,二管家也最喜欢阿荣”几乎要点破。 
   似乎导演并不是想拍一个爱情故事,而是一个有关情欲的故事。影片中并不存在爱情片中那种长情专一的相爱故事,而是一个一个情欲的解剖。翠花一直被压抑着的情欲,从她望着门口挑夫裸露的上身的眼神,从她对二管家的在意,从她与小戏子的游戏都一一展现。二管家死后,翠花故意对荣兰说,“过去从未注意过他,现在却挺伤心。”这句话是故意为之的谎言吧,其实翠花早就关注着二管家或许将其作为幻想的对象吧。二管家的情欲也是深深压抑,对少年的情感压抑,对翠花的暗恋也是压抑,迫于身份、世俗的眼光,迫于理智,只能写一切在日记里,至死才让翠花知道“心里是如何待她”。唯一面对自己的情欲的人是荣兰。前半段在荣府一直以男装出现,后半段完全都是女装。装束的变化其实也是与情感的改变密切相关的。当她想去爱女人,她会变得更“男人”,当她想去爱男人,她会变得更女人。开始觉得这不是双性恋,这是精神分裂吧……看到后面开始理解,像弗洛伊德说的,每个心里都本是既有男性特质又有女性特质的。荣兰与翠花的感情,片中的描写多重于兰对翠花的好,给她孤寂生活带来的欢乐,她们一同跳舞、唱戏,却并无激情戏。而兰与邢志刚的那段,则相反,对他们的感情描述是浓墨重彩的放在原始欲望上的。是否在导演的理解里,同性的感情只是惺惺相惜的欣赏,情欲的满足依然来自异性?所以虽然翠花与荣兰在一起,仍旧是要找小戏子取乐的,所以激发兰原始欲望的,终究还是男人。这些或许都是导演对弯与直的问题的诠释吧。虽然本片的这个诠释并不见得正确,但所作出的探讨与努力仍然是值得赞赏的。 
  喜欢游园惊梦,喜欢这个名字,也喜欢这个故事。 
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