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光阴逆旅

晚风吻尽荷花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3-01-29 15:02:49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带外婆下楼剪头发,我跟理发师说,剪短些,随便怎么剪,短了就行。回家后很久外婆才跟妈妈说,不知道头发被怎么剪的,剪这么短,太短了,后面头发都没了,好难看,老头子不像老头子,老奶奶不像老奶奶…….

我还以为,她不在乎。我以为八十几岁了,就不会再在乎自己好看不好看。我以为给她头发剪成什么样是无所谓的……

 原来不是的。八十岁,也依然是,在乎的。

 

吃饭的时候,爸爸说,有一颗牙齿开始松动了,吃东西疼,只能用另一侧的牙齿咀嚼。

在家里,还依然像孩子,什么事情也不用我做。每天,看着爸爸下班回来还要做饭洗碗。上要照顾外婆、爷爷奶奶,下要照顾我。

 有时候,会有一种错觉,错觉着对于爱我的人,去依赖、去需要他,就是一种回应。或许,是仅有的回应。

 

 有时候想念爹爹。有时候,想不明白,本来站在面前好好的一个人,怎么会,怎么会不见了?怎么会就变成了墓碑上写得端端正正的一个名字?好难相信。

 

有时候又觉得,想到自己终将会老,会死,并无感慨,可以很自然的接受。可是,却无法接受最亲的人老去……

 

我好害怕那样的年纪。那样的年纪,从壮年走向老年的过渡,是否是比青春期的痛楚来得更加孤独?

 

 而我们是习惯了表面上仿佛没心没肺粗枝大叶的一类人。

 而我们是习惯了从不谈心从来不说电视里的那种对白的一类人。

  就这样深深地埋着,永远吗?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向晚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.1.29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